位置:首页 > 校园生活 >

赋予农村孩子健康昂扬的姿态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5-16 04

江西省萍乡市武功山风景区麻田办事处,一度是全市最偏远的地方。山路崎岖,群山环绕,而山脚下的麻田中心学校,近年来却挂起了两个“国字号”招牌:国家级体育传统项目学校和国家级青少年体育俱乐部。

学校累计为省市级体校输送优秀摔跤运动员144人,国家队1人,成了小有名气的“摔跤学校”。这坚定了校长朱志辉“体育治校”的信念,而最终目的还是希望通过比赛和训练,让农村的孩子也能有健康昂扬的姿态。

从一个人到一群人

“最初的梦想是有朝一日能在赛场上看到国旗升起,大声唱国歌,当自己不能实现这个梦想时,我就想着如何把梦想传递下去。”1996年,当了运动员将近10年、刚满18岁的朱志辉从萍乡市体校毕业,就应聘到当时芦溪区教体局组建的区业余体校当教练,并成为了武功山山脚下新泉小学唯一的专职体育教师。

深山里头破天荒地来了一名专职体育教师,顶着多方压力,朱志辉只想做出点成绩来。

那时,朱志辉每周上23节体育课,每天早晚及双休日带着孩子们进行课余训练。白天上课、带队训练,晚上琢磨教学教法,有空余时间还到各个乡镇学校去选“苗子”。

朱志辉还记得第一次带学生暑假集训时,他和来自全区7个乡镇学校的19个孩子,一人一张席子、一床毯子睡在教室里。更令人头疼的是学校食堂竟然没有工友,最终,从未下过厨房的朱志辉只得带着队里年龄稍大点的孩子,训练之后边学边做,解决吃饭问题,经常手忙脚乱、笑话频出。

1997年,这群孩子代表全区参加市运会,获得6金12银的佳绩,囊括了一半的奖牌。

韩坚与曾汉金是朱志辉早年带的学生,文化成绩不是很好,却是很好的摔跤苗子。征得家长的同意后,朱志辉把他俩带进了摔跤队,细心培养后输送到省队。

为了稳定好两个孩子因年龄小在外训练恋家的情绪,朱志辉跟踪培训,每个学期,他都要去两趟省城与他们沟通交流。最终他俩先后获得全国锦标赛银牌、铜牌,曾汉金还进了国家队。

“老师,没有您就没有我俩的今天,我们陪着您干,您也不会那么辛苦了!”让朱志辉想不到的是,最后两人竟一起回校,当上了教练员兼专职体育教师。

从竞赛到课程

2006年,朱志辉被任命为武功山管委会麻田中心学校校长,更大的责任与压力随之而来。

当时武功山还未开发,翻过大山便是吉安。学生们还在宗祠里上课,仅有一栋教学楼,办学条件十分落后。因家庭教育缺失,不少孩子上完初中就随家人一起外出打工了……

“体育教育不仅能强身健体,还能让孩子们懂得规则意识和拼搏精神,提高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和抗挫折能力。”朱志辉的老家就在学校附近,他决定把摔跤作为突破口,体教结合,培养阳光、自信、全面发展的人才。

为普及摔跤技能,学校将“摔跤进课堂”作为校本课程开发的起点,把每个班的体育课安排为两节连堂课,确保每个学生每周都能上一次80分钟的摔跤专项训练课。

一、二年级安排最基本的柔韧练习与游戏,三、四年级学习基本动作,五、六年级开始实战摔跤。此外朱志辉还自创了摔跤操和摔跤舞,使所有学生都参与到摔跤运动中,让每个学生都能耍得出几个摔跤动作。

除了摔跤课程,学校还根据学生的兴趣和特长,开发了乒乓球、舞蹈、书法、手工等9个校本课程,确保学生全员参与其中。同时,将大课间和课余体育活动课纳入作息时间表,确保学生每天运动一小时。

每天早上7点,全校学生便会在朱志辉的带领下,在操场上练习摔跤操。只要不下雨,课间操后,全校学生就得绕着操场跑上1500米。

推行之初,还有一些教师和家长反对,有的怕耽误学习,有的怕孩子承受不了高强度的运动。

但实践证明运动释放了孩子们的浮躁,他们课堂上的专注力得到提升。更可贵的是,他们的身体和心智都得到了成长。

“一个孩子要成为专业运动员,概率是非常小的。我更希望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能成为健康合格的公民。”朱志辉说。

从一种可能到无限可能

刚过不惑之年,朱志辉的头发已白了大半。工作23年来,他在校长岗位上已经待了13个年头,成了当地任职时间最长的校长。近些年,学校屡屡获得省级、国家级奖项,山外的学校乃至教育局都向他抛出橄榄枝,朱志辉还是选择留下来。

“说得俗气点,确实是舍不得。”朱志辉是本地人,他想看到学校继续健康发展。时代在发展,教育的内涵也更加丰富,他想让山里的孩子明白,只要有一技之长,就会有相应的机会在等着他们。

平日里,朱志辉喜欢一个人站在操场上看着来回跑动的孩子们,若见到独自在角落的孩子,他就会主动上前聊聊天。

小鑫就是几年前朱志辉在操场上认识的。那时的小鑫由于父亲去世得早,母亲又在外打工,变得自卑内向,不爱与人交流,在家总爱和奶奶“反着来”。朱志辉发现他肢体灵敏,反应非常快,便把年仅7岁的小鑫带进摔跤队。

小鑫每次训练都特别刻苦,大汗淋漓,他希望长大后能当体育教师。但最让朱志辉欣慰的还是,小鑫一步步走出童年的阴影,找回童真和笑脸。

起初,朱志辉一直想培养出冠军来。可当了校长之后,他开始反思:好的教育是对所有学生负责,让孩子们都能健康、快乐成长。

但凡对学生成长有利的事儿,朱志辉都愿意去尝试。除了建起9个特色课程,学校还将所有的运动器材都搬到操场上,将图书室的书都搬到过道、走廊上。同时学校还定期组织学生走出校园,走进景区、社区,开展“争做好少年”的志愿者服务。平日学校也会组织学生开展“日行一善”的活动……

三四年实践下来,运动器材和书籍破损的频率加快,数量却很稳定。孩子们在校园内外越发彬彬有礼,附近的村民都说学校是“一年一个样”。

学校保持不变的是一进校门就能见到的“大白墙”。“外人眼中一片空白的墙壁,在我们看来却写满了无限可能。”朱志辉时常一个人转悠到这里,他愿意一直守护着这些“可能”。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05月15日第6版